韩寿臣其人其事

刘春山 陈加新

1945年6月,伪鲁东和平建国军副司令兼十团团长韩寿臣率部1800余人在安丘起义,终于投入到了抗日行列。这一事件过去了70余年,仍烙印在人们心中。数年前,我们专程赶到大汶河旅游开发区韩家王封村,采访了韩寿臣的儿子韩训华,比较全面地了解和认识了韩寿臣其人及他起义前后的一些事情。

 

 

韩寿臣(1903—1971),名鹤松,绰号韩二虎,安丘市大汶河旅游开发区韩家王封村人,农民家庭出身,父亲韩德一。韩寿臣在兄弟五人中排行老二,曾上过六年私塾,放学后先是回家帮助家里耕种土地,之后当过挑夫,杀过猪,还做过染坊的印染匠。

旧时社会动荡,乡民的日子也不安宁。韩寿臣的大哥韩鹤鸣在村里干保长,1928年因病去世。村里几位有威望的人去牟山观(旧时牟山以北的一座道观),把正在当军事教官的韩寿臣请回村里当保长。韩寿臣一表人才,身强力大,脾气倔强,有胆量,不怕邪,敢与强者争高低,爱打抱不平,白道黑道都有来往,因与土匪头子郝明珠关系不错,大家自然对他有一种敬畏感,背后送他一个“韩二虎”的绰号。到了后来,他还真喜欢上了这个绰号。

旧时,逢年过节,韩家王封村有耍龙灯的传统习惯。有一年,村里人要到邻村去耍龙灯,村里的一个小混混却跟着龙灯队捣乱,乱摔龙头。领班的斗不过他,就将此事告诉了韩寿臣。韩寿臣马上跑到一个高土坡上,大声喊道:“×××,你立马给我回来!”于是那个青年乖乖回了村子。过去村里有些横行乡里、欺贫爱富的地头蛇,迫于韩寿臣的威信,也大大收敛。这样一来,韩寿臣自然成了村里父老乡亲的保护伞。

20世纪30年代,乡间经常发生绑票、牵驴、砸古丁(抢劫)的事。韩寿臣于1936年开始在邻村董家王封组织训练民团加以防范。同年,安丘第一所乡农学校在牟山观建立,旨在训练地方武装,韩寿臣出任校长,期间共培训青壮年200多名。

抗日战争爆发后,韩寿臣以地方自卫队和乡农学校的部分学员为骨干,组建抗日保乡联防队,打土匪,杀鬼子,其侠义行为在当地渐露锋芒,“韩二虎”队伍成了当地民众心目中的义勇军。

据韩家王封村的老人们回忆,有一次,韩寿臣得到了一个情报,说有一小队日本鬼子要乘车路过韩吉村。韩寿臣勘察了地形,选择有利位置提前设好了埋伏。果然有一队鬼子大摇大摆地来了,但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一条乡间小路竟然暗藏杀机。他们进入韩寿臣设好的伏击圈后,遭到全歼。韩寿臣的队伍打出了威风,韩寿臣也成为鬼子们的心头之恨。

韩训华老人讲,他的父亲确是一位强人,由于时代原因,不否认韩寿臣也干过打劫、抢大户的事情,但他从来不对周边父老乡亲下手,所以在周边村庄名声很好。当时,在坊子、黄旗堡一带,侵华日军设有烟叶收购站,把山东的优质黄烟叶收集起来运往日本。1938年4月中旬,韩寿臣与何凤池领导的八路军鲁东游击队第七支队二大队联合行动,袭击了坊子车站日本烟草公司,打死日军八名,缴获了一批物资和伪币。还有一次,韩寿臣他们进入烟站抢了鬼子的钱,把钱款装进袋子里背着,然后悄悄来到至交好友、庵顶村高茂亭家,让他负责保存看管。等风头过后,韩寿臣就将这些钱分给村里及附近村庄的穷苦百姓。后在安丘夏坡等地袭击过小股日寇,缴获过日寇的枪支弹药。

 

 

1937年秋,厉文礼(1905—1954)被山东省主席韩复榘提升为省第八区游击司令官,后改任第八区保安司令。1937年12月,日军侵占胶济铁路,厉文礼执行不抵抗政策,率部逃往安丘西南山区,司令部驻西崔岜峪村,实行所谓“游击抗战”。

1938年,韩寿臣的队伍被厉文礼部第七总队队长王春和收编,韩寿臣任第七总队第二大队队长。同年冬,王春和病死,韩寿臣接任总队长职务。后来,第七总队改编为保安第十团,韩寿臣任十团团长,他的团被称为“韩十团”。期间,韩寿臣曾经开展过抗日活动。

1938年11月,八路军鲁东游击队第八支队开到安丘五区边境后,韩寿臣与我军保持较好的联系。为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支队曾派代表与韩寿臣谈判,商讨共同抗日事宜。1939年春节期间,韩寿臣部积极配合八支队和安丘独立营袭击安丘城日寇。

1939年三四月间,厉文礼率部驻扎在安丘西南山区罗圈崖一带。由于厉部内部矛盾重重,派系斗争严重,加之韩寿臣不是厉文礼的嫡系,因而处处受到厉文礼及特务团团长胡鼎三的排挤和打击。厉文礼为了削弱韩的势力,将其部队调得七零八落,驻防的村子都相距很远。

为加强对韩团内部的领导,中共安丘县委根据鲁中区党委的指示,在韩团内建立了中共特别支部。在“韩十团”政训处主任张竹坡(1895—1959,又名张喜亭,韩吉村人)的掩护下,张俊千(1915—1977,韩吉村人,张竹坡之侄)等十几名共产党员受党组织的委派,先后进入韩团,陆续发展了40多名党员,并于1939年5月秘密建立了中共地下党支部。从此,韩寿臣与八路军联系更为密切,保护过许多进步人士。

1939年8月,厉文礼又被委任为苏鲁(后称鲁苏)战区游击(后称挺进)第二纵队司令,司令部仍设在西崔岜峪村。部队活动在安丘、昌乐和潍县一带,同日军进行过几次交战,进行过一些抗日活动。韩寿臣所部此时被厉文礼编为独立第十团,韩寿臣任团长,张竹坡仍任政训处主任。至1941年春,张竹坡在团里积极宣传抗日,掩护共产党的活动。渐渐地,韩寿臣的思想也发生了变化。

在安丘民间,还广泛流传着“韩十团”夺取日军歪把子机枪的故事。1942年,“韩十团”驻扎在辉渠镇前崮山沟村,3个营部和9个连部分别驻守在留山周边的村子里,特务连随团部驻扎。农历五月初六,韩寿臣的亲信、十团特务连连长马玉成与刘廷文、韩相山等18人,在白芬子大集上夺取日军歪把子机枪一挺。这一来可把鬼子急坏了,他们怎么甘心让这么精良的武器落入“敌军”之手?于是赶紧出动队伍,一路追击,试图夺回歪把子机枪。五月初七早上,日伪军占据了黑峪子西北山。此时,“韩十团”也严阵以待,在留山北麓,特务连把守黑峪子东门外,九连把守黑峪子西南旺,十连占据小黑峪子西南高地(阎王鼻子以下),等待日伪军的到来。在东旧庙村前,鬼子的小钢炮一字摆开,天刚亮,炮弹就飞向留山山旺。在与鬼子交火的过程中,这挺歪把子机枪还真派上了用场。日军从机枪声里判断出歪把子的位置,拼全力攻击,想要夺回歪把子机枪。战斗中,韩寿臣脱掉上衣,光着臂膀,身先士卒,冲锋在前,打退了日伪军的多次进攻。之后,韩寿臣的四弟韩鹤林也加入到“韩十团”的队伍。

 

 

1943年2月17日,日伪军向城顶山发动了拉网式大“扫荡”,企图消灭鲁苏战区主力一一三师,城顶山战役正式打响。2月22日,厉文礼在安丘城顶山战役被日军俘虏,韩寿臣随同厉文礼公开投敌。8月,厉文礼被日军内田旅团委任为“鲁东和平建国军司令”,韩寿臣为“建国军”副指挥兼十团团长。当时,“建国军”司令部设在安丘夏坡村,主要任务是作为日军外围,对付八路军和国民党。

厉文礼做了汉奸,总是担心国人会惩罚他,所以人住潍县城,实行遥控指挥。此时的张竹坡,因为敦促韩寿臣投靠共产党,被厉文礼撤了政训处主任之职,但他冒着被杀头的危险,毅然接受了沂山军分区从上层争取韩寿臣起义的任务。时驻留山的韩寿臣在内部经常受厉部心腹的排挤,被厉文礼调往古城子一带驻防,任东线战场总指挥。随着抗日形势日渐明朗,韩寿臣开始派出代表与中共谈判。后来,时任鲁中三地委安丘县城工委书记的张俊千,又代表八路军多次与韩寿臣谈判。

特务团团长胡鼎三认为韩寿臣有投共嫌疑,遂将情况报告给厉文礼,厉文礼决定选择时机干掉韩寿臣。一次,胡鼎三用手枪指着韩寿臣,想当场毙了他。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身强力大的韩寿臣突然一下子攥住胡鼎三的手枪驳头,两人强扭起来,胡鼎三怎么钩火枪也未打响。韩寿臣躲过一劫后,时刻保持高度警惕,以防暗算和不测。

1943年,我鲁中四军分区制定了“争取多数,打击少数,利用矛盾,各个击破”的方针,并根据厉部派系斗争的实际,提出了“打击胡鼎三,争取韩寿臣”的策略。先后数次派人与韩寿臣及其代表谈判,阐明我党政策,帮助他们提高认识。1943年底,我四军分区一团团长李福泽利用同韩寿臣是老相识的关系,捎信劝他弃暗投明,迅速站到抗日阵营中来,为国立功。信中还列举了惯匪刘桂棠(绰号刘黑七)全部被歼的事实,告诫韩寿臣:“谁要与人民为敌,只能被八路军的铁拳砸得粉碎。”

1945年6月5日黄昏,鲁中军区集中5个团及部分地方武装万余人的优势兵力,在万余民兵和群众的支援下,发起了“讨厉战役”。讨厉战役第一阶段结束后,韩寿臣下定了起义决心。6月20日,鲁中四军分区副政委李耀文、敌工科科长兼昌潍办事处主任范筱文、敌工科干事张世祥和联络科科长张俊千在城南车戈庄小学与韩寿臣进行了最后一次谈判,并且达成了共识。战役第二阶段,部队以突袭战术直捣安丘、景芝之间守敌,解放了景芝。6月23日凌晨,韩寿臣带领4个营在古城子村宣布起义,部队直奔解放区安丘县官庄村。我四军分区副政委李耀文在官庄村接见了韩寿臣。交谈中,韩寿臣说:“我还有三个营在后方(韩吉村一带)没有拉出来,怎么办?”李耀文问:“老太太(韩母)出来了没有?”韩说:“我已安排她们从安丘城里移到王封。”李说:“三个营是小事,四个营出来了,你出来了,这个旅就站住了,主要是老太太和你家属的安全。”韩寿臣听后十分感动。李耀文副政委当即命令张世祥同韩团副团长马晋川一起,率十团特务连的一个排(排长刘福乾)连夜赶到韩家王封村,将韩寿臣的家属全部接出来。随后,马晋川又找到那三个营,将各营长叫到韩家王封村,张世祥宣布韩寿臣已经起义,同时,他就共产党的政策和有关情况进行了说明和解释,转达了韩对营长们的关切之意。三个营长一致表示愿意率部下弃暗投明。经商定,这三个营由张世祥等带领,到达解放区后再由韩寿臣宣布起义。至此,伪鲁东和平建国军第十团和胡鼎三团特务营张立三部全部起义,起义官兵共计1800余人,起义队伍携带出各种枪2000余支,战马300余匹及大批军用物资。

7月15日,解放区沂水县官庄村举行了隆重的授名、宣誓典礼,韩寿臣的起义部队被山东军区授予军区独立第四旅番号,韩寿臣被任命为旅长,王芳任政治部主任,张俊千为副主任,张竹坡为秘书处长。四旅下辖十、十一两个团,韩剑武与陈相林分别任团长。韩寿臣率领全旅官兵宣读誓词,表示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痛改前非,为人民立功。

1948年春,安丘全境解放,韩寿臣调任安(丘)昌(乐)潍(县)办事处主任。1949年调任浙江省杭州市劳改院院长,后改任杭州市劳动改造管理局副局长。在党和人民政府的关怀下,韩寿臣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韩寿臣的四弟韩鹤林也被安排在济南工作。

据韩训华老人讲,“文革”期间,周恩来总理讲过对起义投诚人员既往不咎的话,韩寿臣受王芳等战友的极力保护,没有受到太大冲击。1971年4月6日,韩寿臣因病在杭州辞世,享年67岁。

韩寿臣先后娶过三位妻子。第一位妻子张氏(1905—?),大汶河区韩吉村人,生有三个孩子,即训政、训仪和训让。

韩寿臣的第二位妻子叫郎子玉(1918—2008),官庄镇马家小庄人,生有一子韩训华,解放后母子俩相依为命,一直在韩寿臣的原籍韩家王封村的老宅子里居住。

第三位妻子叫刘若兰(1915—1990),石埠子镇人,生二子三女。1949年春,韩寿臣带刘若兰南下赴浙江省杭州市上任。

1971年韩寿臣去世后,葬于杭州南山公墓。1988年1月17日,韩寿臣在杭州居住和生活的孩子们给老人立了墓碑。■

(责任编辑 王双)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