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闻天夫人刘英的品格与情怀

姚贤玲

编者按:在中国革命历史长河中,有这样一群女性,她们为追求真理、寻求民族解放,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革命事业。她们在白色恐怖的乌云笼罩下,同丈夫一起出生入死,活跃在对敌斗争的战线上;在烽火硝烟的战争年代,与丈夫并肩冲锋在炮声隆隆的战场上;在和平建设时期,站在丈夫身后,甘做无名英雄。功勋卓著,却从不居功自傲;资历深厚,却依然谦虚谨慎;无论丈夫顺境中身居要职,还是逆境中饱受挫折,她们都与之荣辱与共,风雨同舟。她们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元勋的夫人们。

 

大型文献纪录片《忠贞》(原名《开国元勋的夫人们》)制片人姚贤玲,根据自己的拍摄记录,整理成书《忠贞:开国元勋的夫人们》,真实记录了16位开国元勋夫人的光辉人生。本刊将对此进行选载。

 

 

1999年冬天的一个早晨,笔者一行人来到位于北京万寿路的一处僻静大院。这个大院里住着许多已经退下来的老同志,张闻天的夫人刘英也住在这里。

初见刘妈妈,很难相信那是一个已经95岁高龄的老人。她衣冠整齐,干净得体,一头灰色的短发依然浓密,且梳理得一丝不乱,个子虽然瘦小却挺拔。对于我们的采访,她表示欢迎,没有过多寒暄,采访很快就进入了正题。

刘英,1905年出生于湖南长沙金井镇的一个教书先生家,原名郑家慧,参加革命后改名为刘英。

那是一个黑暗的年代,清王朝内外交困,已走向灭亡,无数仁人志士试图探求一条能够挽救国家的出路。中国这块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土地上发生着巨大的裂变。刘英就是在这样一个大的社会变革中,接受着革命的熏陶和进步的思想。

1924年,19岁的刘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由徐特立创办的长沙女子师范学校。在今天看来,女孩子上学是无可厚非的事,但在20世纪初,女孩子上学却是对封建社会的一场革命。女子师范学校,单是它的名字就已经充满了对那个社会的改造。在这所充盈着进步气氛的学校,刘英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启蒙,积极投身于学生运动。1925年,刘英在鲜红的党旗下郑重宣誓,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开始了一个职业革命者的生涯。

入党后,她被组织安排到湖南总工会职工运动委员会当干事。当时担任湖南工人运动领袖的是共产党人郭亮,刘英成了他的得力助手,深入到工人中间,发动群众,并传播马克思主义。

1927年4月,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盘踞湖南的反动军阀许克祥,随即发动“马日事变”。5月21日的深夜,得知许克祥发动事变,刘英与另一位女同志在她居住的长沙东茅街七号省工会职工宿舍里,烧掉了由她保管的各工会党团员名单,并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她对同伴说:“敌人只要一进大门,我们就摸电门,宁可电死,也不能被他们抓走,更不能叛变革命。”是夜,许克祥部袭击了省工会、省农协及其近十处公开的革命机关,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进行了血腥屠杀,一百多人惨死。刘英躲过了这一劫。为保存力量,我党迅速转入地下。由于事发突然,刘英与组织上失去了联系。

为重新与组织取得联系,刘英早出晚归,多方探访,终于得到一个线索。

刘英乔装打扮成学生模样,雇了一辆黄包车前往“教育会坪”。“教育会坪”在大革命时期,是工人们集会,举行革命活动的场所。“马日事变”后,那里成为敌人特别戒备的地方。可要找到党组织,那里是必经之地。昔日的“教育会坪”如今已面貌全非,贴满了国民党的反动标语,到处是荷枪实弹的军警与特务,每一个行人都成为他们怀疑检查的对象,刘英的黄包车也被拦了下来。

“什么人?到哪里去?做么子(什么)去?”特务盘问道。

“学生,到舅舅家,母亲病了,让我去找舅舅。”

“为么子(什么)不走别的道,走这里?”

“我母亲病得厉害,急得很,所以我走个近道。”刘英沉着应对着。

特务突然伸手掀了刘英的学生帽,质问辫子怎么剪了。刘英一脸无辜地答道:“别人给剪的。”敌人看她没带什么可疑的东西,长得又瘦又小,不太像是个革命者,便放她过去。刘英闯过了军警重重的“教育会坪”,找到了党组织,并担任省委妇女部长。

7月15日,以汪精卫为首的国民党武汉政府宣布分共,与共产党决裂,国民党对共产党进行了大规模的“清剿”,时任湖南省委书记的王一飞不幸被捕,不久英勇就义。

王一飞牺牲后,湖南省委机关只剩下“两个半”委员:秘书长林蔚、组织部长何资生,还有妇女部长刘英(她当时只是省委候补委员)。经研究,湖南省委决定派刘英到上海向党中央汇报王一飞牺牲一事,并要求委派省委书记和拨一笔活动经费。

派刘英去上海,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刘英虽年轻,但有丰富的对敌斗争经验,又经过了多次考验,革命信念坚定。加上她是女性,身材瘦小,不易引人注意。刘英欣然受命。

那时,刘英正和林蔚谈恋爱。林蔚早年和周恩来等一起赴法留学,之后到苏联学习,1926年冬回国。他非常喜欢这个革命坚决、工作能干的湖南妹子,几次提出结婚的请求,但刘英觉得革命形势严峻,斗争环境复杂,结婚生子会影响工作,拒绝了。现在刘英要独自远行,敌情险恶,生死难料,而林蔚所在的湖南也到处都弥漫着白色恐怖,因此,当林蔚再一次向刘英提出结婚时,刘英没有拒绝。1928年春节,林蔚与刘英秘密结婚。新婚两天后,林蔚送乔装成学生模样的新娘刘英上了路。

从长沙到上海,除交通不便外,还要通过敌人的一道道盘查,路途艰险。一日,刘英到了汉口,正准备买到上海的轮船票,忽听背后有人叫她。她回头看,是一个漂亮女子。她拉着刘英的手自我介绍说是郭亮的夫人。郭亮当时已经担任湖北省委书记,公开身份是公司经理。于是,刘英跟着她见到了郭亮,从郭亮那里,刘英得知化名罗迈的李维汉也在武汉,正受中央派遣,要到湖南去巡视工作。刘英立即与郭亮赶到李维汉住的长江饭店,把长沙的情况告诉了他。李维汉决定取消到长沙的计划,等待组织的安排。得知刘英要到上海,他当场给时任中央组织部部长的周恩来写了一封信,并派了一个男同志与刘英同行。

到达上海后,刘英直奔中央机关,向中央汇报了情况。完成汇报任务后,刘英回到长沙。但没想到,省委的接头机关已经隐蔽,刘英找不到省委和丈夫林蔚,想先回家住几天,慢慢打听情况。

刘英的母亲是个非常开明的妇女,对于女儿参加革命,她很担心,但并不阻拦。见女儿回家,母亲很想让她多住几天,可之前,警察已多次到家查问,门口常有化装成鞋匠和小贩的人探头探脑地向屋里张望,母亲感到女儿处境很危险。她对刚进门的刘英说:“你不能回来呀,警察经常来问你回来没有,我告诉他们,你死到外头了,信都没得一封。你回来,要是被他们抓住,要让你自首,你是不愿意的,我知道你是铁打的心。但是你不自首就要杀头,你死到家门口,我受不了,你死到外头我看不见。算了,你赶快走。”

母亲迅速地给女儿做了一顿饭,这是刘英吃的妈妈做的最后一顿饭。吃完饭,母亲叫来一辆黄包车,送女儿走了。

当天晚上,军警就包围了刘英的家。原来刘英一身上海装束,引起门口特务的注意,他们以为人刚回来,不会马上走,于是等到晚上来抓她。没想到他们还是扑了一个空。敌人抓不到刘英,就把刘英的母亲抓到警察局审问,后来,还是刘英的表哥将她保出来。

机关找不到,家又不能回,在老乡的帮助下,刘英坐船返回上海。刚回到上海,便从中央机关的同志那里得知,丈夫林蔚牺牲了。

林蔚是在乡下开会的时候,被敌人包围的。撤离时,林蔚因为高度近视,落在最后,被敌人一枪打中了右腿,跌倒在水田里。为掩护同志和群众,林蔚对追上来的敌人说:“你们不要追了,我就是负责的。”被捕后,敌人怕劫狱,很快将其杀害。

 

 

周恩来知道刘英的情况后,安排她暂时去苏联学习。

1929年,刘英来到苏联,进入莫斯科东方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学习无线电知识。期间,她结识了在这里留学后又留下来当教员的张闻天。1933年,刘英回到祖国,后来到瑞金,在少共中央先后担任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在当时的少共中央,大部分是与刘英年龄相仿或比她还小的年轻人,邓小平、胡耀邦都曾在那里工作。

由于当时中共中央的领导权落入“左”倾教条主义者手里,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利,面对中国革命的严重挫折,红军急需扩充。不久,刘英被指派为“扩红”突击队队长,连夜带着从当地抽调的十几名干部,奔向于都。

在于都,他们走家串户,借用当地老百姓喜欢的打山歌形式进行宣传,动员和发动群众参加红军,保卫革命胜利果实,保卫红色苏区。一批批优秀的青年经过编团被输送到前方。由于刘英他们工作做得扎实,在他们动员参加红军的青年中,没有一个开小差的。原本三个月的任务,只用了一个半月就“扩红”3300名,超额完成。刘英受到当时苏区《红色中华》刊物的表扬。“三年不鸣,一鸣惊人”,是项英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夸奖她时说的。

1934年10月,蒋介石完成了对中央苏区的合围,并向中央苏区腹地推进。而在白区的党组织也纷纷遭受重挫,红军被迫放弃苏区,进行战略大转移。

一天,刘英正在于都忙着动员群众,这是她第二次进于都“扩红”,还没有接到部队和中央机关突围西行的通知。毛泽东带着警卫回瑞金时路过此地,很诧异大家都在忙着准备西行,怎么这个小老乡还在这里。可当时的行动不能公开,按照组织程序,也不能直接通知她。于是,他对刘英大声喊道:“刘英,你怎么还在这里,马上回机关,有任务。”刘英问:“什么任务?”毛泽东说:“回去就知道了。”说完策马走了。刘英从毛泽东的语气里,听出了事情一定很急,连忙收拾东西,赶回瑞金,这才知道战略转移的事情。多年后,刘英提起此事,非常感谢毛泽东,若不是他及时让刘英赶回瑞金,脱离大队伍的刘英,人生之路将是另一个轨迹。

 

 

长征初期,刘英担任中央红军第三梯队政治部主任。第三梯队是个运输队,所谓运输队,就是由五千新兵和挑夫,负责将印刷机、兵工厂的机器、制钱币的设备等肩扛人抬着上路。

1935年1月15日,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遵义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 “遵义会议”,会议确定了毛泽东在中共的领导地位。遵义会议不久,刘英在遵义的街上遇到了张闻天。张闻天邀请她到自己的住地聊天,刘英欣然同意。

1929年在莫斯科相识,至今已经有五六年了,刘英与张闻天彼此都已经非常熟悉,张闻天对于刘英来讲,既是首长,又是老师,还是兄长,工作中有什么疑难问题,张闻天总能及时地给予她指导和帮助。可是这一天,平时随和的张闻天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又似乎有些犹豫。从平时张闻天对她的关心,刘英明白他对自己的感情。但当张闻天向她表白时,她却拒绝了。她很清楚,红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路上艰难险阻无数,刘英打定主意“五年内不结婚”,对此,张闻天给予了充分理解。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