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刀班中的战地摄影师张绍柯

靳凯元

一、等待

 

1948年10月,随着锦州会战、辽西会战的结束,东北解放在即。国民党军节节败退,大势渐去,人民解放军越战越勇,乘胜追击,全中国迎来了解放的曙光。家住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的张老伯,每天都会站在自家门口张望。他的儿子张绍柯是一名摄影师,早在十年前刚满20岁的时候,就奔赴延安投身革命。眼看革命就要胜利了,儿子也该回来了。张老伯每天都想象着,而立之年的儿子经过了革命的洗礼,看上去应更成熟。他盼望着儿子背着行囊,带着自己的媳妇和孩子归来。

此时,张绍柯的妻子杨云身在东北兴山(今黑龙江省鹤岗市,当时的东北电影制片厂所在地),刚刚做完腹部手术不久,独自带着一岁的女儿,收到了丈夫10月4日写给自己的家书。家书中写道:

云:

别有两月如数秋,随炮行军数千里,我们十月一日解放义县,我在阵地数日,可惜我带的机器不能用,虽然场面生动伟大,但是这次用电影机器是表现不出来了,只好将来用图笔把它描绘吧……你开刀后怎样,身体是否完全恢复健康?我这次出来,真是“工作未成,私人无情”,你切不要不高兴。颖儿怎样,是否还像以前那样黄瘦?如有人来将你的近况告我,我也不久即回厂。

然而,张老伯等来的,是一场敲锣打鼓的慰问和抚恤的小米。杨云等来的,是丈夫写完家书的第二天就在前线牺牲的消息。张文琳,也就是信中的颖儿,直到多年以后才真正明白发生了什么。父亲出发前为她拍下的伸手求抱的瞬间,成了她一生呼唤父亲、渴求父爱的写照。

二、热血

 

张绍柯,河北磁县人,1918年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热爱绘画又聪明好学的他,从小就赢得了“少年画家”的美名。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他参加了磁县抗日救国会。1938年奔赴延安,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抗大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平西挺进军政治部宣传部,编辑《挺进画报》。在异常艰苦的战争岁月里,他把画笔当武器,凭着刻苦努力、自强不息的精神,在《挺进画报》上,在根据地的房屋墙壁上,绘制了大量反映抗日军民斗争的壁画,大大激发和鼓舞了平西军民的抗日热情。人们称赞他,“绍柯到哪里,宣传画就到哪里!”他为平西根据地的军民输送了强有力的精神食粮,成为在当时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战地摄影记者。

抗日战争胜利后,张绍柯随军北上,进驻张家口,在晋察冀画报社担任编辑和特派记者。

1946年,张绍柯受组织委派,随内蒙古文艺工作团前去搜集内蒙古自治运动的材料。在此期间,他披星戴月、废寝忘食地工作着。为了赶制表现内蒙古人民代表会议的巨幅油画,他在负伤的情况下连续工作了四天四夜。他满腔激情地用画笔和摄影机纪录了内蒙古人民的翻身斗争、解放后的民主生活,以及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成立的整个过程。编制了内蒙古史诗画册《内蒙古剪影》。这是我国第一本反映内蒙古解放以后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状况的画册,反映了内蒙古人民的民主生活和革命斗争生活。

东北电影制片厂1946年10月成立后,革命队伍里懂摄影的人非常稀缺,刚刚成立的东影厂急需专业人才开展工作。他们在全国召集人才。1947年11月,新婚不久的张绍柯接到东影厂的调令。此时,妻子杨云正怀着七个月的身孕。从张家口的晋察冀画报社到兴山的东影厂,不仅有上千公里的遥远路途,更被国民党军队布下了层层的封锁线。两人艰苦跋涉了好几个月,终于抵达了兴山。不久,女儿张文琳出生了,世爵娱乐也打响了。

1948年9月,东北电影制片厂为了纪录世爵娱乐进程,派遣17支新闻摄影队深入战区,拍摄纪录片《解放东北的最后战役》。张绍柯主动请缨,作为其中的主要摄影师之一奔赴前线。此时,妻子杨云即将进行腹部手术,一岁的女儿也需要他来照顾。带着对妻女的愧疚和更为强烈的历史责任感、职业使命感,张绍柯扛起30多斤重的摄影机,与战友们义无反顾地冲向战争最前线。

随着世爵娱乐的序幕—义县攻坚战打响,9月12日,义县成为锦州西北的门户和屏障,由于这里是锦州连接周边区域的铁路枢纽,解放义县关系到锦州战役的顺利进行,而锦州则是影响到解放东北的决定性战局。为了拍摄第一手的战斗画面,张绍柯经常冒着生命危险深入到解放军的阵地前沿。将士们的英勇拼杀感动着张绍柯,张绍柯和他的摄影敢死队也跟着将士们冲锋陷阵。他们不仅纪录下了战场上珍贵的历史画面,更大大鼓舞了前线将士们的杀敌士气。

在拍完解放义县的战斗后,10月5日,张绍柯和他的战友们在乘车返回炮兵司令部的途中,遭遇了美、蒋四架飞机扫射。他一边组织其他同志隐蔽,一边用身体护住摄影机,不幸身负重伤,因失血过多壮烈牺牲。

 

三、铭文

 

1948年12月,由东北电影制片厂摄制的纪录片《解放东北的最后战役》制作完成。影片片头打出字幕:“为摄取本片而光荣殉职的摄影师永垂不朽!”并将张绍柯等三位烈士的遗像放在后面。

乌兰夫同志评价张绍柯:“自参加革命后,长期致力于我军画报摄影宣传工作,贡献殊多。”

时任东北电影制片厂厂长的袁牧之同志在悼词中写道:“中共党员张绍柯、王静安、杨荫萱三同志,为了用摄影机忠实地记录下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他们在最前线深入到尖刀排,甚至尖刀班,和战士们并肩工作,以至于贡献了自己的生命。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这种对革命事业的忠诚是共产党员的高贵品质,足为人民电影工作者的模范。他的英名将在中国人民电影史上,永垂不朽!”

受父亲影响,张文琳长大后也投身电影事业,她的下一代也已成长为出色的电影人。

(责任编辑 王双)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