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占山与江桥阻击战

经姗姗

    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略军经过长期的策划与准备,突然发动沈阳事变,史称九一八事变,接着向全东北广大地区出兵,发动大规模侵华战争。此后,日本侵华战争不断蔓延、扩大。中华民族具有悠久的爱国主义传统,面对强权始终不甘屈服。自九一八事变之日始,中华民族开启了伟大的抗日救亡运动。驻防黑龙江、吉林、辽宁等地的部分东北军官兵,面对日军进攻,奋起抗击。其中,马占山将军在黑龙江省省会龙江(今齐齐哈尔)城南一百多里的嫩江铁路桥畔所领导的江桥阻击战,是中国军队首次成规模、有组织地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战役。

 

嫩江桥畔首战告捷

 

日军在事变一周内迅速占领了辽宁、吉林两省的主要城市和交通要道。为进一步占领整个东北地区,日军积极北进,拟向黑龙江省进攻。长期以来,黑龙江省一直游离于日本势力范围之外,而苏联的影响力与潜在的势力却很庞大。哈尔滨当时是华洋杂处的国际市场,也是中苏共管的中东铁路的总枢纽,属于“特别行政区署”,不归黑龙江省政府管辖。因为日本政府担心苏联会出面干涉,所以,陆相南次郎阻止日军直接进攻哈尔滨,而要采取迂回战术,先行进攻黑龙江省龙江。日方当局原以为,会像在东北其他的地方一样,在这里也能迅速取得成功。

1931年9月24日,日方派出五百余名日军,占领吉林省北部的洮南,控制洮昂路,作为北上进攻龙江城的准备部队;同时,派人以重金收买了辽宁省防军旅长、洮辽镇守使张海鹏,让其宣布独立,自成一军,再给他提供大量枪支弹药扩充军力,充当进攻龙江的先锋。时年67岁的张海鹏原本是张作霖的结义兄弟,由于谋取黑龙江省省长职位未遂而积怨甚大,早已与日本人相互勾结,图谋黑龙江省大权。10月1日,张海鹏宣布就任伪“边境保安司令”。在日军的策动和部署下,他派遣少将旅长徐景隆率领三个团,从白城子出发,沿洮昂路,率先向龙江城南的门户—嫩江江桥进攻。

嫩江是黑龙江省的一条主要河流、松花江上游一大支流,是防守龙江城的南部天然屏障。架于嫩江上泰来段的铁路大桥,是从洮南到昂昂溪铁路最重要的桥梁,长853米,高30米,既是日伪军从吉林省洮南北进、突破嫩江天然屏障的唯一通道,也是中国军队防守龙江城的南大门。

地处中国北方边陲的黑龙江省地域辽阔。1930年9月间,原驻该省的东北边防军精锐部队多已被张学良调进关内去参加中原大战。至1931年9月18日事变爆发时,军事力量只有五个边防旅、两个保安大队、一个卫队团、一个炮兵团以及工兵营、辎重兵营等,总兵力不足四万人,分驻全省各地。省政府主席万福麟留驻北平,一直未归。此时,防务空虚,群龙无首,对于如何应变,大家莫衷一是。主战者有之,主降者更有之。省政府要员们纷纷携带眷属细软逃往哈尔滨避难。人心惶乱,形势危急。

日伪军进攻在即,龙江城形势危急。担任龙江边防军副司令、公署参谋长的谢珂,是位有爱国心、有胆识的将军,他从9月下旬起,就果断地采取了一系列防阻日伪军进攻的战略措施:调朴炳珊炮兵团的两个营布防龙江城,并委任朴炳珊为齐齐哈尔警备司令;调程志远第二骑兵旅的朱凤阳团从小蒿子站(今泰康)南进,抵泰来布防,担负对吉林洮南方向的警戒;将驻拜泉的吴松林第一骑兵旅调龙江城南布防;由徐宝珍率卫队团,配备一个炮兵营、一个工兵连及一个辎重连,共两千余名官兵,协同于兆麟的第30独立旅等部,进驻嫩江铁路桥北端阵地,抓紧构筑战斗工事,在桥南端布设地雷场,并把库存的近百挺捷克式轻机抢装备给第一线守备部队;同时,电告黑河马占山和省边防军第一旅旅长张殿九、第二旅旅长苏炳文,各派一个步兵团进驻昂昂溪,电令驻满洲里的程志远旅做好准备,待命而动。在谢珂与全体官兵的努力下,江桥阻击战的各项前期工作已基本就绪,为即将到来的血火拼杀打下良好的基础。

1931年10月15日,徐景隆率领伪军三个团,沿洮昂路抵达泰来镇。日军飞机飞抵龙江上空助威。16日拂晓,伪军进抵江桥南端,在轰炸机的支援下,向嫩江江桥发动了第一次进攻,与守军徐宝珍部发生激烈战斗。伪军在中国守军的反击下伤亡惨重,一齐溃退,在江桥以南地区与守军对峙。为阻止日伪军再次北犯,中国守军炸毁了部分嫩江铁桥桥孔。

16日晚,徐景隆发动了第二轮猛攻,并有日军铁甲车助阵,“日飞机三架,在天空掩护,抛掷炸弹”(10月26日《申报》),但又被中国守军击退。

在此危殆之时,兴安岭屯垦公署两个团闻讯后自吉蒙边索伦、突泉来援,进袭洮南,伪“边境保安司令”张海鹏有腹背受敌之虞,调派一部回防,对江桥攻势遂缓。当晚,张部再次发动猛攻,日军铁甲车也再次助战,枪炮声响成一片,但仍被中国守军击退,并击毁日军铁甲车,至17日晨战事停息。此时,黑龙江省边防军步兵第一旅自札兰诺尔、富拉尔基东进来援,骑兵第一旅自肇东、拜泉西向来援。张海鹏见进占齐齐哈尔无望,遂率部先退泰来,再退洮南。伪军旅长徐景隆触地雷,被炸死。许多伪军官兵在战场倒戈,起义投诚。

日军原以为可以速战速决,但出乎意料地遭遇到中国守军前所未见的强有力抵抗,连败数阵。这是日军自发动九一八事变以来,第一次遭到中国军队有组织地顽强抵抗。中国军队的江桥阻击战取得第一次战场完胜,意义极其重大。消息传开,振奋全国人心。

 

马占山临危受命

 

1931年10月10日,在天津的张学良为保卫龙江省城、统一并加强黑龙江省的军政指挥,电请南京国民政府,委任抗战最坚决的步兵第三旅旅长、黑河镇守使兼警备司令马占山为代理黑龙江省政府主席兼东北边防军驻黑龙江省副司令、黑龙江省军事总指挥。

1931年10月17日,南京国民政府正式任命马占山担任上述职务。同日,张学良电令马占山,除原驻黑龙江省军队统归其指挥外,所有原驻哈尔滨之军队及洮索路各军、东北屯垦军及前由邹作华统率之炮兵,均归其统一指挥。

马占山,祖籍河北省丰润县,1885年出生于吉林;1911年,投靠清军奉天后路巡防营统领吴俊升,任该部四营中哨哨长;1913年,吴部改编为中央骑战第二旅,马占山任三团二连连长;1918年,因其剿匪有功升任营长;1920年,随吴俊升赴黑龙江省,升任骑兵团团长;1925年,升任东北陆军第十七师骑兵第五旅旅长;1928年被任命为黑龙江省陆军步兵第三旅旅长,同年冬改任黑龙江骑兵总指挥;1930年10月任黑龙江黑河警备司令。

1931年10月13日,尚未启程的马占山从黑河致电万福麟,请其返黑龙江办理交接。万回电说,他因“参与密勿,一时不能返任”(10月14日《申报》)。10月16日,马占山自黑河动身南下,经哈尔滨,于19日抵达龙江。10月20日,马占山正式宣誓就任黑龙江省政府代理主席兼军事总指挥。

马占山就职后,一方面亲临战斗前沿,激励前线将士坚决抗战,公开宣告抗击日军侵略的决心:“于此国家多难之秋,三省已亡其二,稍有人心者,莫不卧薪尝胆,誓救危亡,虽我黑龙江一隅,尚称一片干净土……尔后凡侵入我省者,誓必死一战”“倘有侵犯我疆土,及扰乱我治安者,不惜以全力铲除之,以尽我保卫地方之责”;另一方面,他晓渝张海鹏部属:“率众反正携械投诚者一律安置”“执迷不悟甘心附逆者一律剿灭”,悬赏索取汉奸张海鹏首级,“献张首级者赏大洋二万元”。

同时,马占山宣布成立黑龙江军临时总指挥部,以便统一指挥。马占山任总指挥,以副司令公署参谋长谢珂任副指挥。马占山连连召开军事会议。他在听取谢珂等将领关于江桥作战情况的报告后,立即调整了部署:委朴炳珊为省城警备司令,以加强省城防卫;任王南屏为黑河警备司令,接替马占山的遗缺;将东北屯垦军三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一个炮兵营编为步兵第一旅,开驻大兴以南布防,其中骑兵到富拉尔基以西,对景星方向警戒。马占山亲自视察防地,督修防御工事,至1931年10月29日,基本完成了从嫩江铁路桥到榆树屯和昂昂溪、以铁路为轴线、纵深约40公里、宽约10公里的三道防御阻击阵地部署,积极准备抵御敌人的进犯。黑龙江全省抗战形势为之一振。

原宁安公安总队长刘万魁率所部一千余人,于10月15日在宁安以西接受整编,整编为自卫军第五独立团。

日本关东军在利用张海鹏伪军北犯黑龙江省的图谋失败后,即准备直接出兵。他们认为中国军队破坏嫩江铁桥是最好的借口,遂以洮昂路的修建有日本投资为理由,决定以第二师团第十六联队的步、炮各一个大队和一个工兵中队,组成嫩江支队,作为进犯黑龙江省的主攻部队,在独立飞行第八中队协助下,以武力掩护修桥,挑起事端,向龙江发动进攻。但这时,日本陆军省和参谋本部对苏联尚有所顾忌,因而不同意关东军进攻龙江,电令关东军:“为修江桥,可以出动。但如向远离嫩江的北满出兵,无论有何项理由,非经我批准,都不许出兵。”不久,从日本驻苏联大使广田弘毅那里传来消息,苏联副外长加拉罕已于10月29日向日本声明,苏联对中日交战双方,都将不提供任何支持,采取“严格的不干涉政策”,日本陆军省等立即改变态度,转而采取支持关东军的态度。

1931年10月27日,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让龙江日本特务机关长林义秀少佐出面,向马占山提交了一份“要求书”,要求黑龙江省政府在一周内迅速修复嫩江铁路桥;黑龙江省政府不动工或虽动工但到期未能完成时,则由日方修理,那时可视情况对工程进行实力保护。显然,这是日军制造进犯龙江的借口。马占山对日方的蛮横要求置之不理。1931年11月2日,日本驻龙江领事清水和林义秀少佐面见马占山,代表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送交最后通牒,要求允许日方派人修复嫩江铁桥,并限马占山部队于次日午前从江桥后撤十公里,如不应允,日军即采取武力行动。马占山看完最后通牒后,说:“请你们回去告诉本庄繁,江桥是中国的桥,修理桥梁是中国人的事情,别人无须越俎代庖!”马占山说完,不等对方再说什么,立即挥手送客。

马占山清楚地知道,日军即将发动进攻。他召集龙江城的军政绅商人士,在省府开会讨论对策。会上,以劣绅赵仲仁为代表的一些亲日派人士表示,龙江省政府库空如洗,兵力不足,难以与日军抗衡,因此主张与日军妥协;但有更多的人主张立即举旗抗日。辩论多时,意见不一。这时,马占山拍案而起,大声说道:“吾奉命为一省主席,守土有责,不能为降将军!决不能让黑龙江寸土尺地给日本人夺去。我知道自己的力量不够,但日本人欺负到咱们头上,咱们也只好与他拼命。为了保卫国家领土,为了保护父老乡亲,我马占山心意已决,就是要和日本人拼命!要是我打错了,给国家惹下乱子,就请你们把我的头割下,送到中央领罪。”会议取得一致认识:江桥阵地非常坚固;日军企图以欺骗与高压的方法,威逼我军撤出此阵地;如我军后撤,则无异于让防于日军,尔后更难以抵御日军进攻龙江城;为此我军决不从江桥阵地后撤。但鉴于张学良电令中有避免与日军直接冲突的指示,因此,我军不主动进攻日军,但若日军来犯,我军则断然自卫!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