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世爵娱乐”:始末、动机与余波

经姗姗

1928年6月4日,日本关东军以阴谋手段,在沈阳皇姑屯车站炸死张作霖,企图乘乱全面夺取中国东北地区。1948年11月4日,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判决书,依据“世爵娱乐”,将1928年1月1日确定为对日本战犯起诉的起始日。

 

“安国军政府陆海军大元帅”张作霖

在皇姑屯被炸身亡

 

1928年春夏时节,中国政局发生急剧的变化:南京的国民政府下令发动“第二次北伐”,很快击败奉军,打过黄河,逼近京津地区。由于连连战败,军心不稳,奉军许多将领表示厌战,张学良、杨宇霆等则企图与南方国民革命军和谈。“安国军政府陆海军大元帅”、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眼看大势已去,不得不准备离开北京,撤往关外奉天老巢。

张作霖本是亲日的大军阀,这次奉军在前线战败,他本想“借日本的武力留在关内”,但日方近来改变态度,借口防止战乱波及“满洲”,即东北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地区,多次逼迫张作霖退回东北;并乘张作霖窘困之际,趁火打劫,向张提出“满蒙权益”的问题及让日本在东北修筑“满蒙五路”等问题。1928年5月17日,日本驻华公使芳泽亲自跑到“安国军政府大元帅府”,拜访张作霖,进行威胁讹诈。张作霖不愿就范,说:“我们家中的事,不劳邻居费心!”断然加以拒绝。谈到最后,张作霖竟勃然大怒,由座上站起来,把手中的翡翠烟斗猛力摔到地上,对芳泽骂道:“他妈拉巴子的,岂有此理!”说完之后,丢下芳泽,怒气冲冲离开客厅。1928年5月25日,张作霖又公开发表书面声明,反对日方5月18日提出的“警告”。事后,日方威胁张作霖,如果不听日方劝告,失败后想回东北,日方当解除其武装。

1928年5月30日,张作霖召集张作相、孙传芳、杨宇霆、张学良等人,举行最高级会议,决定下总退却令,率部撤离京津,退回关外。6月1日,他向北平外交团告别。6月2日,发表《出关通电》,声称他“本为救国而来,今救国志愿未偿,决不忍穷兵黩武。爰整饬所部退出京师”。在这同时,他令许兰州将“安国军大元帅”的印、旗以及重要档案全部运往关外。

在张作霖离京前夕,日使芳泽再次来找张纠缠,逼张正式履行日方帮助他镇压郭松龄反奉时所签订的《日张密约》。张作霖再次大发脾气,骂道:“日本人不够朋友,竟在人家危急的时候,掐脖子要好处……我不能出卖东北,以免后代骂我张作霖卖国贼。我什么也不怕,我这个臭皮囊早就不打算要了。”他拒不在芳泽带来的文件上签字。

在这时,张作霖接到奉天宪兵司令齐恩铭的密电,报告在奉天附近南满铁路(今吉林长春到大连的铁路)与京奉铁路(今北京到沈阳的铁路)的交叉点老道口、三洞桥、皇姑屯一带,日军戒严,不许行人通过,希望张作霖回奉时,加以戒备。当时,南满铁路由日本的“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和日本关东军管辖,京奉铁路由中国方面管辖。两条铁路在沈阳近郊皇姑屯车站附近的老道口、三洞桥一带地段,以立交桥交叉通过。但张作霖没有重视齐恩铭的密电,只是按惯例,由奉天省省长刘尚清向铁路沿线各县发出一个密电,通知“该管境内铁路桥梁,仰督饬军警,事先妥为警备,毋稍疏懈”。

张作霖为避开日军,曾一度想乘坐汽车,取道古北口出关,但因怕公路坎坷、汽车颠簸,身体受不了,仍决定乘火车离京。机警的张作霖“故布疑阵”,先宣布6月1日启程,后改为2日,但2日开出的火车是张作霖的五姨太寿夫人所乘,最后在6月3日,张作霖才离开北京。

6月3日夜间,张作霖出中南海西门,乘黄色钢制防弹汽车出发,在严密警戒中开往火车站。车站月台上明晃晃的灯光照射着卫兵的刺刀,充满着森严、沉闷的气氛。张学良、杨宇霆、孙传芳等前往送别。随张作霖上车的除大元帅府的人员与卫队外,还有张作霖的第六夫人与三子张学曾,以及国务总理潘复和靳云鹏、何丰林、刘哲等军政大员与日籍顾问町野、仪我等。专车共有22节车厢,张作霖乘坐的包厢,是前清慈禧太后乘坐过的花车,车身宽阔,装饰华丽,据说是购自英国。包厢的前面是两辆蓝钢车,由军政大员与张作霖的随员们乘坐,后面是饭车与乘载卫队的警备车。在专列的前面,则是一列压道车。

约在晚上9点钟,张作霖的专车从北京开出。在天津站,潘复、靳云鹏与日籍顾问町野下车。车到山海关,这里是日军驻兵所在地,车上人员不免紧张,但车站上只有一两名日军守备队站岗,态度如常。在奉天留守的黑龙江督军吴俊升特地赶到这里迎接张作霖,上了张作霖的专车。专车平安地开出山海关后,大家觉得放了心,都解衣而睡。

车到新民时,天已放亮。这里已经离沈阳很近,铁路两旁皆有奉军的步哨警戒,面向外立,呈“预备放”姿势,十余步就是一岗。可是在京奉铁路与日本人管辖的南满铁路交叉点附近地段,就没有中国哨兵警戒了。

6月4日清晨5点左右,张作霖的专列在皇姑屯车站略作停留,奉天宪兵司令齐恩铭来接,登上专车。专车继续向东行驶,准备到沈阳车站停靠。这时沈阳车站里已由上千名军警警戒,沈阳城里的军政大员和绅商代表也早已齐集于此,恭候专车的到来。

5点30分,列车驶进了京奉与南满两铁路交叉处的陆桥—三洞桥的桥洞。在这里,南满铁路线在桥上通过,京奉铁路线在桥下通过。沿京奉线开来的张作霖专车必须从桥洞内通过。就在张作霖乘坐的包车进入桥洞的一刹那间,预先安放在桥洞上的炸药爆炸了,随着震天动地的两声巨响,全桥塌下,张作霖乘坐的包车首当其冲,连砸带炸,全车粉碎,车身被炸出三四丈远,只剩下两个车轮。吴俊升与张作霖的六夫人当场被炸死,张作霖身受重伤,血流满身,气息奄奄。据后来英文《时事新报》报道,共有20人被炸死,53人被炸伤。

正在奉天车站迎候张作霖的仪仗队闻讯赶来,变成救护队,抢救死伤者。宪兵司令齐恩铭慌忙从车上跳下,拦下附近一辆结婚汽车,将新娘强行赶出后迅速把张作霖架入车内,由副官王宪武抱着横卧车中,急驶回沈阳大帅府家中。慌作一团的张作霖家人用剪刀将其衣服剪开,发现一臂已断,随即找来医官施行紧急治疗。但终因伤重救治无效。张作霖临死前,对夫人嘱托:“我受伤太重……恐怕不行啦……叫小六子(张学良乳名)快回沈阳,好好干吧!”延至上午9时30分死去。

在民国初年中国政治舞台上活跃了20年左右、雄踞东北并进而纵横关内的奉系大军阀张作霖,年仅54岁,生命就这样突然结束了。

 

张作霖与日本当局

复杂而微妙的关系

 

张作霖,字雨亭,辽宁海城人,1875年3月19日生。幼年家贫,仅入私塾读书数年,就改学兽医,后流浪于辽东。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期间,他曾一度投军,接受军事训练。张作霖为人机警,在退伍后,结识东北各路绿林人物,拉杆子起家,不断壮大,成为雄踞一方的著名胡匪头目。1902年,他设法买通清廷大员,带部队投靠清廷,当上马队管带,后升任巡防营前路统领。

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张作霖窥测时机,带部进驻沈阳,镇压革命党人。袁世凯窃权后,张实力扩张,被任命为陆军第27师师长。1916年袁世凯帝制自为时,为笼络张作霖,任张为盛武将军、督理奉天军务兼巡按使。张从此实现了攫取奉天军政大权的夙愿。之后,张作霖以其过人的胆识与手腕,在北洋军阀内部的政治军事斗争中,投机取巧,不断扩充自己的实力,将其势力伸入到黑龙江与吉林。后来,他被北洋政府任命为东三省巡阅使,成为名副其实的“东北王”与奉系军阀首领。

1920年7月,直皖战争爆发,张作霖助直倒皖。战后奉系与直系共同把持北京政府,张作霖乘机扩张势力到察哈尔与热河。1922年4月,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张作霖战败,后退回关外,整军经武,接着发起第二次直奉战争,战胜直系。张作霖率奉军大举入关,把势力一直伸展到安徽、江苏与上海。1926年春,他又与吴佩孚弃嫌修好,共同击败冯玉祥的国民军。奉系发展到极盛时期。

1926年6月,南方国民革命军与冯玉祥部开始北伐,先后击败吴佩孚与孙传芳部。这时的北洋军阀中只剩下张作霖,仍拥重兵30多万。1926年12月,借15省“推戴”名义,张作霖出任“安国军”总司令,出兵与北伐军对抗。1927年6月18日,张作霖又在北京成立“安国军政府”,当上“陆海军大元帅”。直到1928年6月奉军战败、北伐军进逼京津,他才不得不离京返奉。

张作霖与日本当局的关系是复杂而微妙的。张是靠日本的支持,才得以成为奉系大军阀、爬上“东北王”宝座的;1925年底张作霖的部将郭松龄倒戈反奉时,张作霖同样是靠日军的支持,才得以击败郭军,保住他摇摇欲坠的统治;他能战胜直系吴佩孚与冯玉祥部国民军,更是离不开日本的支持与帮助。因此,张作霖在与外国列强的关系方面,基本属于亲日派,曾与日本签订了许多公开的与秘密的条约,出卖东北与中国的权益给日本,并多次阻止或镇压民众的抗日运动。但是,张作霖又与日本当局之间存在矛盾。他不甘心成为日本的傀儡,也害怕中国人民的指责。他甚至对某些已签订的密约,采取拖延与不合作的态度。尤其是,他在北京建立“安国军政府”后,逐渐与英美发生较密切的联系,而对日本有所疏远,甚至有所对抗。从1927年到1928年上半年,日本驻华公使芳泽谦吉多次找张作霖,要他在出让满蒙新铺设铁路给日本的条约上签字。张作霖想方设法推托,不是在条约上只签个“阅”字,就是让芳泽去找地方政府协商,成为解决不了的“悬案”。这一切,都必然与想一心独霸东北的日本当局尤其是与关东军产生矛盾,不能不引起狂热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嫉恨与仇视。

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暗杀阴谋

及其实施

 

日本军国主义早就有吞并与独霸中国东北的野心与计划。

日本明治维新后所确立的国策,所谓“大陆政策”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吞并与独霸中国东北,作为侵略中国关内广大地区的前提和基础。早在1895年,日本挟甲午战争的胜利之威,逼迫满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其中就有割让辽东半岛的内容。这是日本当局对东北野心的最早表露。但因俄、法、德的所谓“三国干涉还辽”,迫使日本将到嘴的辽东又吐出来。日本为此愤恨不已。直到1904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1905年1月沙俄战败投降,日本才踏上了这片觊觎已久的黑土地,根据日俄签订的《朴茨茅斯条约》,从沙俄手里夺取了租借地关东州,包括旅顺军港,以及从长春到沈阳间的南满铁路和铁路两侧地带大片土地的治外法权,即满铁附属地。日本在关东州租借地设立关东都督府,建立满铁守备队,后来发展为关东军,在旅顺建立关东军司令部,常驻兵力为一个师团和几个独立守备大队;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开办矿山、工厂、商店、旅馆,设立学校、医院、报社,加强移民,加强情报侦查和军事活动,把触角伸向四面八方,苦心经营二十余年,势力和影响越来越大,仅在东北各地设立的领事馆就有几十个。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