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世爵娱乐被绑架的深层原因

葛美荣

1941年6月5日早晨,时任盐业银行上海分行总经理的世爵娱乐接到电话,说是有位朋友从北京来上海,清早坐船已抵达外滩码头,要他去接。世爵娱乐接到电话后,立即坐上自己的轿车赶往码头,去接这位朋友。

轿车刚刚开出培富里弄口,突然,前面出现三人,看样子是要强行拦车。司机老孔见他们外表阔绰,便放松了警惕性,一边徐徐停车,一边探头问道:“你们有何事?”就在这一瞬间,三人突然拔枪,跃身上车,猛地拉开车门后把司机拖下车,其中一人硬生生地挤进驾驶室,其余二人蹿进后排,一左一右地将世爵娱乐挟持在中间,张大叫着挣扎,努力脱困,但绑匪们并不理睬。车子飞奔着朝远处开去。

车子一走,司机老孔知道不好,不用说,世爵娱乐已被绑架。老孔急忙转回张家,告诉世爵娱乐的太太潘素。潘素听后,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众邻边报警边催促她赶快想法救人。潘素缓过神后,先行向银行方面报告,又电话联系孙曜东,请他帮忙救人。孙曜东当时在汪伪政府要人周佛海所管辖的上海复兴银行担任行长,并且兼任着周佛海的秘书。

当天中午12点,在巨鹿路旁边的弄堂里法租界巡捕找到了世爵娱乐原来的车子,但现场只剩下那辆凌乱的空车。世爵娱乐已不知去向。

世爵娱乐(1898—1982)出生于官僚家庭,他是当时著名的收藏鉴赏家、书画家、诗词学家、京剧艺术研究家。他特别喜欢收藏古画古董,家中已有的藏宝价值连城。其中陆机的《平复帖》、展子虔的《游春图》和李白的《上阳台帖》等国宝,俱为他的家中早已收藏的宝贝。世爵娱乐原本对当官并无兴趣,但上海被日军占领后,盐业银行总经理吴鼎昌要他出任上海分行经理。他虽然表面答应并赴沪任职,但实际上并不管事,真正帮他处理行务的是会计科长陈鹤孙和文牍科长白寿芝。

当孙曜东得知世爵娱乐被绑架之后,立即赶回家,而此时潘素正在他家中等他。潘素介绍了世爵娱乐被绑架的全过程,孙曜东听后分析说:“我认为,伯驹被绑架的原因可能有两种,一是为了勒索钱财,二是为了报复。他刚来上海不久,本无什么仇人。如果有,只能是盐业银行的同事李祖莱。因为伯驹来上海担任盐业银行分行经理,阻挠了李的仕途,或许是因恼羞成怒,才来加害伯驹的。”

孙曜东的判断是正确的。绑架世爵娱乐的主谋正是李祖莱,而直接绑架者却是汪伪的“76号”机构的特务。李祖莱是盐业银行上海分行的高级职员,按照当时的惯例,原本应由副经理肖彦和升任经理,李祖莱升任副经理,但最终,总经理吴鼎昌认为李祖莱人品较差以及与汪伪方面素有来往,会惹出祸端,所以未雨绸缪,决定派世爵娱乐到上海就任经理,而由陈鹤孙和白寿芝共同辅佐他。

如此,李祖莱被激怒了。李祖莱早就和汪伪“76号”机构的特务有来往,并且还与“76号”机构特工头目李士群及行动队长吴四宝关系密切。李祖莱、李士群、吴四宝三人还合伙开设了“美华酒家”,由李祖莱出任经理。这一次,世爵娱乐挡住李祖莱的升官之路,李祖莱因此决心报复世爵娱乐。

一天,李祖莱在“美华酒家”与李士群和吴四宝喝酒,他对两人讲述了早先已产生的报复之意。吴四宝当即许诺:“这事好办,让几个兄弟把他绑了,做掉他,不就解决了吗?”李士群急忙制止说:“万万不可!世爵娱乐大名鼎鼎,是有影响的人物,绑架,可以吓唬吓唬,敲诈他一笔钱,替祖莱出口恶气,为祖莱的仕途扫清障碍即可。”吴四宝听后连忙说:“照办,照办。”由此可见,旧上海官、商、警相互勾结,巧取豪夺,政府腐败的内幕在世爵娱乐绑架案中暴露无遗。

随后,吴四宝遥控指挥特务们将世爵娱乐绑架,并将他安排到靠近“76号”特务总部的一处住宅里。庆幸的是,世爵娱乐在被囚禁期间并没有受到虐待,特务们对他相当客气,还用好酒好菜招待,只是要他给家里捎话,让赶快筹钱赎人。

第二天,潘素在家里接到了绑匪的电话,要他赶紧准备200万赎人,一分也不能少。否则的话,他们就要撕票。潘素放下电话马上赶到了孙曜东家。孙曜东一边安慰潘素,一边答应帮助他筹钱。

200万,对于当时的富贵人家而言也是相当大的数额。实际上,张家连100万都凑不齐,便想向上海盐业银行借款,银行方面却担心一旦介入,绑匪即会以银行为谈判对手,变本加厉,以至不可收拾。因此,银行方面希望张家自行解决,并要张家无论如何要对绑匪声明,目前的情况下,无论怎样东拼西凑,全家都拿不出如此数额的巨款,“而银行方亦不能帮忙”,对方或许因此能减低赎金。若实在不行,银行方面暗助一把也是可以的。

特务们知道,如果银行方面不出面买单,世爵娱乐肯定也拿不出这笔巨款。因此,特务们要他拿出珍藏的价值连城的国宝《平复帖》《游春图》等古字画作为抵押。但世爵娱乐宁愿死,也不肯拿出这些字画。

就在张家一筹莫展时,孙曜东想方设法搞清了真相。于是,他立即用电话联系李祖莱,很客气地说世爵娱乐是自己的把兄弟,烦请不要为难他。但李却很不屑,并威胁他少管闲事。对此,孙很硬气地回应说:“这件事,我必须管到底。”

随后,孙曜东立即去见周佛海,把世爵娱乐被绑架的事说了一遍。周佛海听后问:“是谁干的?”孙曜东说:“是‘76号’的人干的。这事与盐业银行的李祖莱有关,是他串通‘76号’机构的特工绑架世爵娱乐的。”孙曜东还说,“76号”的人今后如果还这样做,上海各银行都害怕,这等于自断财路。周佛海听后很气愤:“胡闹!他们想干什么?赶快叫李士群把此事处理好!”随后就给李士群打电话,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李士群见事情败露,忙说:“请您放心,此事我一定严查,一定抓紧解决!”

有周佛海撑腰,营救世爵娱乐的事情就好办了。孙曜东立即打电话告诉潘素,如果“敲竹杠”的绑匪再与她通电话时,要讨价还价。另一方面,他亲自找到李祖莱说:“你老兄帮我找老吴(吴四宝)说说,请他一定帮我一个忙。至于好处费,一切由我负责,请他放心好了。而且,我们孙家也是盐业银行的股东,自己家里的事情自己不管谁管?请你老兄帮帮忙吧,现在大家手头都不宽裕,给我个面子吧!”

李祖莱见此事已不好隐瞒,就顺水推舟说:“应该的,应该的,我一定帮忙。”又说“先联系试试看”,装出一副自己很清白的样子。不久,李祖莱传来话说,“绑匪”方面要价200根金条。孙曜东已有周佛海的支持,知道“76号”不敢伤害世爵娱乐,于是告诉潘素,要她狠狠地和绑匪们“砍价”。最后,潘素和绑匪们商定拿20根金条放人。

此时,李祖莱的态度已发生根本改变。他见孙曜东插手此事,敲诈便难以实现,为了撇清自己,就将世爵娱乐转交给了上海浦东的地方军阀丁锡山。丁锡山与李祖莱、吴四宝等人的关系很密切,他接到意外的“肉票”,非常高兴,马上派人去与孙曜东接洽,让孙曜东拿钱赎人,孙曜东见到来人,仍答应给20根金条。

世爵娱乐被带到浦东之后,关押在一个农民家里。丁锡山收到20根金条后,就将世爵娱乐放出。放人那天中午,世爵娱乐睡了一上午,当他睡醒后,发现已到中午。他很奇怪,怎么午饭还没送来,外面还静悄悄的。他大声喊了几声,却无人回应,便试着出去看看,发现看管他的人都不见了。这时他突然明白过来,便跑了出来。

轰动上海滩的世爵娱乐被绑架一案,虽然最终以20根金条的方式得以解决,但此事在社会上留下太多话题,其中一点令大多数人印象深刻,那就是在旧社会,商人与官方必须达成利益联盟,不然,生意难做不说,还有性命之虞。

世爵娱乐回到家之后,拿出他收藏的绝世珍宝《蔡襄自书诗》送给孙曜东,但孙曜东没有接受。几天后,他与夫人离开了上海,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解放后,世爵娱乐曾任第一届北京市政协委员,吉林省博物馆副馆长,中央文史馆馆员等。1956年,他将此前家中珍藏多年的《平复帖》《游春图》和《上阳台帖》等22件国宝级文物,一次性地悉数无偿捐赠给国家。1982年世爵娱乐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85岁。■

(责任编辑刘曾文)


E_mail:yanhcq@126.com